沿路

“取的是'流水绕孤村'之意。”
想起《绝望的浪漫主义》里的句子,却想不起是“留孤”还是“流孤”。 ​​​

天惹撸我对中国文豪的脑洞停不下来😂

…😑

询:

湛风弦歌:



脑洞来源于这个→




http://neko-nyako.lofter.com/post/47a281_44d53e8




不定期更新~
第二波脑洞在这里http://wrsha.lofter.com/post/3598e3_8d8b1ef




1.水雷组:曹禺的技能「雷雨」可召唤雷电劈人,巴金的技能「激流三部曲」 操纵水 ,所以他们两个经常一起出任务,巴金放水曹禺一劈然后敌人都触电死一片




2.老舍从来不和水雷组一起出任务,他超级怕水




3.老舍的技能是「断魂枪」,中弹者见血封喉,他喜欢爽快地干掉敌人,所以他也从来不和郭沫若出任务,因为郭沫若发动技能「女神」需要吟唱好长一段,他不能保证自己在此期间不会一枪崩了他




4.所以郭沫若只能找到茅盾一起,茅盾可以在他吟唱的时候发动技能「蚀」,操纵腐蚀性气体控场,然后郭沫若的女神出来对敌人再进行全面精神攻击,女神的技能就是摧毁指定人的精神,当然,摧毁的手法还是吟唱




5.每次郭沫若出任务老舍都找来钱钟书使用「围城」在郭沫若周围建立结界,控制一下影响范围,省得自己在附近的时候一不小心听到吟唱会忍不住开枪




6.结界组:其实钱钟书一般搭档的是沈从文,技能「边城」可制造幻境,配合「围城」就可以让人这辈子困死在里面,钱钟书默默地在边上欣赏结界里的人各种丑态




7.钱钟书不喜欢和老舍搭档,因为老舍每次都不给他欣赏困兽的机会,看到敌人就崩太没意思




8.当然,结界组和郭沫若搭档也是个灾难,等结界组布好结界幻境,郭沫若再吟唱完,敌人老早被老舍干光了




9.结界组最遇到怕张爱玲,技能「倾城之恋」摧毁一切结界幻境




10.徐志摩在帮里是专业诱饵,技能「再别康桥」可以轻轻地在敌人眼皮底下瞬移不带走一丝云彩,比较受结界组和水雷组欢迎,老舍会觉得这家伙飘来飘去很碍事




11.帮里的治愈系是冰心,技能「繁星·春水」吟唱发动繁星产生麻痹效应让人眼冒金星四肢一软,春水是治疗手段,一定要在水中才能产生治疗效果,有次给老舍治疗差点淹死他,从此落下怕水的病根




12.吟唱组:有时候冰心心情不好也会出任务,她先大声吟唱使敌人麻痹,等麻痹效应过去的时候一直在一边小声吟唱的郭沫若召唤出了女神




13.吟唱组有个弊端,郭沫若跟着冰心一起很容易吟唱得停不下来,这时候,如果结界组先赶到就会给他俩设个结界幻境,沈从文在一边给他们录像,钱钟书围观,如果老舍先到就一个手刀劈晕郭沫若,吟唱就停下来了




14.效率组:茅盾不和郭沫若搭档的时候就和老舍出任务,茅盾先腐蚀掉敌人的武装让他们陷入混乱老舍再一枪一个,效率极高




15.帮里还有个女性是萧红,技能「生死场」,诅咒系,可指定一人当场死亡,但对身体负荷极大每次发动都会吐血,一般作为帮主鲁迅的秘书




16.鲁迅技能「朝花夕拾」,所触及的任何东西迅速老化,听说他过去是个医生,认识日本黑帮的太宰治




17.拆迁组:有时候张爱玲和钱钟书搭档会爆发惊人的破坏力,方法是钱钟书把一个基地纳入结界范围,张爱玲再「倾城之恋」于是整个基地就被破坏了,因为难以控制杀伤面积,所以一般属于禁招




18.老舍有时候很郁闷,因为帮里这么多人却只有他一个是武斗派,张爱玲听了后埋伏在老舍出任务的地方发动「倾城之恋」,亏得徐志摩帮忙老舍才没被埋在废墟里面




19.说到禁招,水雷组也是绝对不能留守本部做防御的一枚,否则搞得整个基地短路不说,还让正在给老舍治疗的冰心用「春水」治愈了全部的敌人以及差点淹死老舍




20.当时最先赶来救场的是郭沫若,和冰心配合发动吟唱组技能,因为老舍一直神志不清所以唱的非常嗨,直到茅盾赶到默默将「蚀」融在水里才把敌人从肉体上消灭了




21.如果要问结界组他们在哪儿,他们和张爱玲正在破坏敌方几乎空无一人的基地。至于徐志摩,他一直忙着从异常危险的水里捞队友




22.要问老舍是怎么受伤的,因为他听到风声第一个赶到现场,结果摸着黑一脚踏进水里触电了,幸亏徐志摩借着雷电的光看到把他捞出来




23.但「激流三部曲」是个连环技能,一共有三波水势,冰心正在浅水区治疗着第二波来了,她和郭沫若吟唱得正嗨第三波来了,这一波的水里有「蚀」




24.这一仗,徐志摩几乎挽救了整个帮派免遭自家技能的残害,从此再没有人讲他只会逃跑了




25.那次鲁迅和萧红正在日本度假,回来后再也没有让曹禺代理过帮主




26.鲁迅之所以那次去日本度假,是因为他平时除了要跟一群凡人打交道以外,还得顾着另一个帮,工作强度太大,在国内根本没法休息。




27.那帮就是所谓的本帮,鲁迅作为当初帮主秘书,走的时候带走了帮里几乎全部的青年骨干,老帮主胡适知道后一口凌霄老血,将位置让给了现任的帮主林语堂。




28.林语堂技能「京华烟云」,烟雾所及之处迅速风化,缺点是无法控制风化范围,没有结界控制的话基本风吹哪就风化哪,所以一般都与梁实秋的结界「雅舍」配合使用。




29.其实林语堂原本的搭档是钱钟书,「围城」的范围可比「雅舍」大多了。不过「雅舍」虽小,却异常牢固,当初张爱玲选择离开本帮据说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的「倾城之恋」无法摧毁「雅舍」。




30.当然,梁实秋也从来没告诉过张爱玲其实他的「雅舍」应该算是异次元空间,就算张爱玲把他自己埋了「雅舍」都没事。他也从来不说他经常随意更改「雅舍」内部的空间布局和设定,有几次差点让林语堂都找不到出口。




31.每当林语堂在「雅舍」中迷路的时候,他都会怀念当年跟茅盾一起出任务的场景。哦,那盘录像至今保存在沈从文的抽屉里,名字叫【世界末日】。




32.鲁迅走了之后,帮主秘书是周作人,技能「自己的园地」,可以操纵地里长出各种植物。不过他一般不太喜欢用技能,因为觉得太土了。顺便说一句,他是鲁迅的亲弟弟




33.其实当年张爱玲在的时候,周作人还是愿意出出任务的,反正最后「倾城之恋」会把一切痕迹都抹杀掉。




34.而周作人之所以对自己的技能这么嫌弃,还是因为沈从文。在沈从文的抽屉里,有盘录像是鲁迅亲自题词——【植物奇妙物语】,是当年帮里最流行的战斗录像。




35.林语堂曾向周作人以人格保证绝对不会透露一个字说帮里的蔬菜其实全都是他种的。周作人同意了,所以每当汪曾祺去他那片地里偷菜的时候他只能装看不见。




36.鲁迅走了之后,郁达夫和闻一多压力陡增,因为他们惊讶地发现他们成了帮里武力值的担当。




37.沉沦组:也叫死水组,都没什么区别,因为郁达夫的技能「沉沦」如果离开了闻一多的「死水」在平地上是不起任何作用的;而闻一多的「死水」如果没有「沉沦」辅助,真的就是一片死水而已,在平地上连小孩都淹不死。




38.治愈组:闻一多在冰心没走的时候主要任务是配合「繁星·春水」的治疗术,自从冰心跟巴金试着配合了那一次后,她无比怀念闻一多那滩安安静静的死水。




39.投毒组:其实在本帮的时候,徐志摩主要是帮汪曾祺送东西。汪曾祺技能「旅食」,可以改变他经手食物的化学属性,然后徐志摩再把食物塞给人吃。




40.其实汪曾琪很想跟周作人配合,但每次都被果断拒绝。




41.在本帮里,专业负责诱饵的是林徽因,技能「你是人间四月天」,吟唱可吸引范围内男性并治愈其精神,反吟唱可令其精神崩溃




42.团灭组:在沈从文的抽屉里还有盘录像叫【No man live】,过程很简单,就是林徽因吟唱将男的都吸引过来,然后冰心开始吟唱「繁星」,等大家差不多都动不了了,张爱玲发动了「倾城之恋」。




43.每当团灭组出任务,老帮主都会让徐志摩把帮里其他人都召回来,顺便把一路追杀到林徽因范围内的老舍给捞出来。




44.老帮主胡适的技能「改良」在他任期内每次使用都是为了给手下的擦屁股。比如林语堂不小心把古建筑给风化了,他就「改良」一下保证不塌;比如鲁迅不小心把投诚的敌人老化了,他就「改良」一下让人家好歹再多活两年;比如一个重要线人被老舍崩了,他就「改良」一下,让人家吊着最后一口气把话说完




45.所以胡适经常需要林徽因替他「你是人间四月天」一下缓解精神压力。每到这时,徐志摩也会在一边凑个热闹,两个为帮里擦屁股的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




46.鲁迅当初分帮的时候就是看中了徐志摩这个属性才毅然决然地把他带走了,事后证明他这个决定无比英明,比带走胡适还英明。




47.徐志摩当初肯走是因为鲁迅说了会把治愈系带走的,所以他就放心地去了。




48.但鲁迅从来没考虑过要精神治愈,他对冰心说本帮不需要两个技能相似的存在,去分帮你就是唯一的治愈系,她就去了。




49.钱钟书肯走是因为他喜欢的那些录像都在沈从文那。




50.沈从文肯走是因为他觉得他再不走早晚要被周作人毁尸灭迹。




51.老舍肯走是因为冰心走了,作为帮里最常受伤的一个,他不能保证他能在汪曾祺的治疗中存活下去。




52.没错,汪曾祺也能治疗,不过他的治疗理念非常朴素——以毒攻毒,虽然最后也能把人治好,但治疗过的人总要跑到林徽因那里再治愈一下心理阴影。




53.茅盾走的理由也比较朴素,因为鲁迅跟他说本帮里有林语堂就够了,用不着他。




54.张爱玲听说钱钟书和沈从文都走了,就看了看本帮里唯一的结界系梁实秋,然后头也不回地跟鲁迅走了。




55.鲁迅之所以能下定决心分帮,还是因为他发现了水雷组,觉得这两个年轻人前途无量。




56.水雷组刚开始的时候是三个人,第三个人是郁达夫。郁达夫能让「激流三部曲」的功效发挥到极致,保证从第一波水开始就再没人能爬起来,等三波水都淹完了,曹禺悠闲地在一边通上电




57.所以郁达夫第一次跟闻一多合作的时候非常不适应,闻一多的水别说下一波,连个波都没有。




58.闻一多也很委屈,他一个治愈系非要去干把人淹死的活,太不人道了。尤其受不了自己每次很着急地对郁达夫说快快快人要淹死了时郁达夫脸上那微妙的表情。




59.至于郭沫若会来纯属意外,鲁迅根本没请他,是他自己说觉得茅盾和冰心都走了留自己一个人有点寂寞所以就跟过去了。




60.精摧组:其实郭沫若跟林徽因配合得也还不错,林徽因吟唱着把人都召集过来后,一直在旁边吟唱的郭沫若召唤出了女神,然后林徽因开始了反吟唱。




61.老舍很不幸也赶上过一次精摧组出任务,结果是林徽因加胡适加冰心三个人一起才勉强把他的精神给拉了回来,但他还是每次听到吟唱就忍不住来火。




62.后来他听鲁迅说分帮里没有郭沫若和林徽因,就果断跟去了。郭沫若来了之后老舍总想着怎么再把他踢回本帮。




63.但郭沫若不回去也有他的苦衷,他总不能跟所有人讲他是怕汪曾祺毒死他,尤其是不能在沈从文面前。




64.汪曾祺一直对周作人种出的东西充满好奇,心心想着开发新菜谱,于是有次趁着月黑风高去地里偷菜,然后遇到了在跟女神谈心的郭沫若。




65.要问汪曾祺是怎么知道那片地是周作人的,很简单,正常三个月才能长出来的菜在那块地里一晚上就完成了从种子到结种子的进化。




66.所以帮里除了周作人以为大家都不知道以外,大家都知道了。本来他还要努力装傻吃着汪曾祺拿他地里的东西做出来的菜,自从汪曾祺被发现倒在那片地里不省人事后他就顺便把那块地给封了。




67.胡适为了安慰汪曾祺,让他和沈从文开发了一个新项目,给帮里赚外快,名字叫【舌尖上的中国】




68.具体说来就是沈从文制造一个地方的幻境,汪曾祺配上那个地方的美食,足不出户可游遍全国。




69.这个项目出来后大受好评,帮里顺势推出系列周边产品,生意兴隆。




70.直到有几次汪曾祺手滑把人吃着吃着就安乐死了,这个项目才慢慢被关闭。




71.要是能在那样的环境里看着美景吃着美食身边还有一位美女温暖心灵的话就更完美了,冰心如是说。




72.还是让女按摩师进行水中SPA更舒服些,林徽因如是说。




73.去亲身感受一下灾难片不更爽吗,张爱玲如是说。




74.帮里的男性装作什么都没听见,接着放【No man live】的录像。




75.后来张爱玲把这个事讲给萧红听,萧红淡淡地说了一句,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命运无常不更好吗?




76.鲁迅先生去日本时当然没忘访问当地的黑帮,他回国后不久,日本黑帮发消息说要派人来进行友好访问。




77.鲁迅于是决定找大家商量一下,面子工程总归要做一做的。徐志摩表示有客从远方来,应该把帮里的人都叫上,表示尊重。




78.徐志摩当然不会说这话是林徽因教的




79.鲁迅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就当是帮里一次难得的集会也好。于是他发消息,把帮里各分帮分部的都找来。




80.徐志摩和林徽因听了后一口老血,在帮里年数更多的几个人听了后心如死灰。




81.最先到的是很低调很安静的朱光潜,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来之后所有的吟唱系都会很低调很安静,因为他的技能「无言之美」封杀一切声音。




82.老舍首先对他表示了极其热烈的欢迎,然后他看到了门口正跟钱钟书打招呼的杨绛。




83.杨绛技能「弄假成真」,能将幻境和用自己血写下的诅咒系言语转化成现实,深受结界系和吟唱系的欢迎。




84.萧红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同为卖血诅咒系,杨绛的身体会如此健康,杨绛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叫她别想太多,心宽命长。




85.萧红看了看和杨绛久别重逢胜新欢的钱钟书,懂了。




86.老舍一直追问杨绛艾青会不会来,杨绛很肯定地告诉他,作为帮里治疗系第一人,他是一定会来的。




87.艾青技能「他死在第二次」,能在有效时间内使人原地满打血复活,一次。




88.冰心一直坚信,老舍之所以愿意冒着被淹死的危险也要她治疗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艾青,每次给老舍治疗都要先把他打死一次。




89.艾青每次打死老舍都极其顺手。因为老舍,艾青经常奔波于拯救郭沫若及其他被误杀者的行动中。




90.胡适常感叹,要是没有艾青,帮里要死多少人。林语堂默默在一边想,要是没有艾青,老舍哪有机会打死帮里那么多人。




91.老舍听说艾青会来就放心了,郭沫若听说艾青会来就知道自己又要被打死一次了。




92.正当水系的几个人还在安慰郭沫若时,萧红挽着丁玲进来了,刹那间,屋里空荡荡。




93.丁玲技能「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发动时一轮红日当头,闻一多统计过,他的那滩死水顶多能撑三秒。




94.戴望舒等丁玲走的不见人影时,才跟施蛰存推门进来,郭沫若看到施蛰存顿时泪流满面




95.戴望舒技能「雨巷」,可在一定空间内形成雨势,他也统计过,在丁玲的太阳底下,他的雨基本落地即消,一秒都不到。更令他郁闷的是每次沈从文和汪曾祺想看彩虹都会拉上丁玲找他。




96.施蛰存技能「鸠摩罗什」,可召唤出鸠摩罗什进行精神攻击。和郭沫若的「女神」相反,他召唤得极快,但鸠摩罗什念咒的效果却比女神慢得多。




97.传教组:尽管鸠摩罗什经念的很慢,但效果持久弥坚,基本上中过「鸠摩罗什」的最后有九成九都信了佛。这直接启发梁漱溟辞职去开佛学讲座,场场爆满,收入两人对半分。




98.老舍本来已经把枪口对准了郭沫若,看到施蛰存后又收了回去,他可不想支持传教组事业。




99.这时候,已经热闹非凡的帮里开始有人讨论帮中最不人道的组合,有的说是团灭组,有的说是吟唱组,有的说是结界组……突然有人提到了活埋组,大家瞬间就沉默了。




100.活埋组:朱自清技能「荷塘月色」,可令人在皎洁的月光下慢慢溺死在深不见底的荷塘里。不过如果有人侥幸能从荷塘里爬出来,那么他将惊喜地看到俞平伯的「孤坟」已等候多时。




101.沈从文在听到活埋组之后就开始翻抽屉,终于翻出了一盘录像,播出来是朱自清在和施蛰存的搭档,其死亡过程之漫长,肉体与精神挣扎之激烈,令人发指。


梦随风万里

写出这些句子的人,我十辈子都追不上了

前阵子在微博看到,马克一下备用

阅读文字:

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卡夫卡 《误入世界》


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


傍晚,街上车水马龙,一大群嗜血的蚊子从沼泽中飞起,带着一股柔柔的人粪气味,温热而伤感,扰得人从灵魂深处泛起对死亡的坚信。——杨玲译《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们有很多的声音而没有真理,我们来自一个良心却各自藏起。——穆旦《隐现》


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博尔赫斯


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但这里也有光芒。 是正午的磅礴大气在照亮我,一万种不适在我体内赛跑,应挺立着身子,更端庄。 甚至能摸到他的良心……他是宽厚,他是河流, 他是最标准的好,是不敢承认的渴望。 我曾经以为一切都是不值得的,但他是正午的神像,张开手掌收留了悲哀的生命。——马雁


我失去了一只臂膀 ,就睁开了一只眼睛。——顾城八岁诗作《杨树》


如果有人不相信数学是简单的,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人生有多复杂。——冯・诺伊曼


寂静的墙和寂静的我之间,野花膨胀着花蕾,不尽的路途在不尽的墙间延展,有很多事要慢慢对它谈,随手记下谓之写作。 ——史铁生《墙下短记》


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砂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钱钟书《围城》


一个人最初和父亲相像之日,也就是他开始衰老之时。——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要记住,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人,都有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海子《夏天的太阳》


诚觉世事尽可原谅,但不知去原谅谁。——木心


我八千健儿已经牺牲殆尽,敌攻势未衰,前途难卜。若阵地存在,我当生还晋见钧座。如阵地失守,我就死在疆场,身膏野革。他日抗战胜利,你作为抗日名将,乘舰过吴淞口时,如有波涛如山,那就是我来见你了。——郭汝瑰


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姬赓《万能青年旅店》


人类一般看不到的内脏的色彩,通过这大手术而展现于天空,得以表面化。最细微的温柔和殷勤与世界苦相结合,最终,苦恼变成了刹那间的快慰。人们在白天死抱着的无数小理论,被卷入天空的巨大情感爆发和灿烂的情感释放之中。人们看透了一切体系的无效。——三岛由纪夫《晓寺》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张枣《镜中》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北岛《波兰来客》


大部分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可能就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变成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所做的,所想的,所喜欢的,一天天的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脱腔走板。——罗曼罗兰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庄子·秋水》


明月直入,无心可猜。——李白《独漉篇》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鲁迅


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时间。——余华《在细雨中呼喊》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守夜人誓词


碑是那么小,与其说是为了纪念,更像是为了忘却。——刘慈欣《三体》


去热带死的好处是,阳光亮得像白布,布飘在风里像太阳正在蜕皮,搭在肩上、缠在腰里、抓陌生人的头发并惊叹于猴子很瘦,猴子死在热带从树上掉进水里,被抬走的人很轻很轻的骨头里都是洞,洞里很亮很亮全然没有影子。——倪湛舸


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钱没钱,反正都不如我有钱。——王思聪


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数学老师






文/衷曲无闻_(简书签约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b1aa9a3769d3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标注“简书签约作者”。



二重赋格 17 - 明楼书信法语翻译

好像又有了新的感动

我叫一团雪:

 @清和润夏 的《二重赋格》一直在当轻松愉悦的小甜饼看,直到这封书信的出现。读得手痒心痒,特别想把中文再翻译回法文。铣刀掉落赶工未遂的晚上,一口气翻译完了,中间根本停不下来。不知道和太太的底稿相去几何?


话说翻译底稿写在纸上大概有三页A4纸,有点怀疑大哥是怎么把那么厚一堆塞进手表盒里的...


-----------------翻译稿的分割线----------------


枫丹白露,1939.5.1


Fontainebleau, Mai 1, 1939


亲爱的诚,


Cher Zen,


原谅我用法文写这封信。中文毕竟是我们的母语,可是很多情绪如果用中文表达,竟然有些许拘束。现在已经到了凌晨,已经是今天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仿佛已经嗅到你煮的面条的气味。这种香气总能抚平我的心绪,让我安静下来,承认岁月又溜走了一年——真快!已经这么多年了。


Pardonnes-moi d'écrire cette lettre en français.  Après tout, même si le chinois est notre langue maternelle, exprimant tant d'émotion en chinois, ça me rende un peu contraintes. Maintenant, c'est l'aurore d'aujourd'hui, mon anniversaire, il paraît que je peux déjà sentir l'odeur des nouilles que tu fais cuire, quel odeur, qui peut toujours guérir mon âme ,calmer mon esprit, et me rappeller qu'une autre année a passé– si vite! Tant d'années ont passé en un clin d'œil. 


我记得那天我抱你回家。对不起,这并非要特意旧事重提,勾起你不愉快的记忆。可是那天对我们两个来说,确实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我们相遇,或者说重逢,因为我坚持那一次并不是巧合,只是我们久远承诺的兑现。我不怕向你承认,那时我只是同情你,想帮你。你太小,而我恰好有能力拉你一把。我希望你成为出色的人物,你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现在的你是如此耀眼,你站立的地方,就是备受瞩目的舞台中央,星辰也不过是跟随你的追光罢了。


Je me souviens pourtant du jour où je t'adoptais et t'accueillais dans ma famille. Pardonnes-moi si cela t'évoque la mémoire désagréable, ce n'est pas mon intention de le faire. Mais ce jour-là, pour nous deux, c'est vraiment unjour important. Nous nous sommes rencontrés, ou peut-être ,c'était une réunion, parce que je tiens que ce n'était pas simplement une coïncidence, mais bien l'accomplissement de notre promesse ancienne.Je n'ai pas peur de t'admets, à ce moment là, je te plaignais, je voulais t'aider et rien de plus. Tu était très petit, très faible, et il m'arrivais que je pouvais te sortir de ta misère. j'espérais que tu sois un homme accompli, et tu vivais à mes attentes.  Actuellement, tu es si brillant qu'à l'endroit où tu étais, il deviendrait le centre de la scène, et même les constellations dans le ciel nocturne, se faneraient comme du simple l'éclairage qui te chasse. 


这感情是什么时候变的呢?我深恨自己只研究了经济,满脑袋数据。这时候竟然一句浪漫一点的诗句都想不出来。我很好奇我在你眼中是个什么样的,假如我为你写商籁体,估计会吓着你。爱情这回事,理所应当为不知何处起,永无终止时。可以分析数据的,是账本;可以分析原因的,是市场;可以分析措施的,是销售。统统不是爱情。


Quand mon sentiment pour toi a changé? Je me sens tellement dommage que les seules recherches que je faisais étaient sur l'économie, qui ont rempli ma tête avec des données. En ce moment, même un petit vers romantique m'échappe. Je suis curieux de savoir, ce que je suis dans tes yeux, si je t'écris un sonnet, je crois qu'il va te choquer. Cette chose qu'on appelle l'amour, comme il se doit, personne n'en sait quand ni pourquoi il commence, et l'amour ne meurt jamais, et jamais ne faiblit. Où on analyse des données, c'est dans les livres; où on analyse des causes, c'est dans le marché; où on analyse des mesures, c'est dans les ventes. Aucun d'entre eux est l'amour.


你要命地吸引我。你的外表,声音,眼神,动作,全都是吸引我的要素。然而我们彼此足够了解,我更爱你纯净的灵魂。


Vivre, je ne le puis que totalement avec toi ou pas du tout. Ton apparence, ta voix, ton regard, ton mouvement, tous sont attractions fatales pour moi. Cependant, nous nous connaissons aussi profondéments, j'aime encore plus ton âme, si impeccable.


今天凌晨一定是我最感性的时刻。回头阅读写下的文字,也有点赧然。如果是中文,我一句也不敢这样写出来。我想说的是,亲爱的你一直难过于不清楚自己真正的生日,所以我想把今天也定为你的生日。这样我们即是同生。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共死。这是我构想的幸福。


Ce matin, il doit avoir été mon heure la plus sentimentale. Quand je retourne et lis les phrases je viens d'écrire, même moi,  je rougis. Si c'était en chinois, alors je n'aurais osé écrire pas un seul mot. Je veux dire, mon chéri, tu t'apitoies toujours pour ne savoir pas ton vrai anniversaire, donc aujourd'hui, je voudrais définir cette date comme ton anniversaire aussi. Alors, nous sommes nés pour être ensemble. Dans l'avenir, un jour, nous devons mourir, ensemble. Ceci est mon idée du bonheur.


这块表和这封信本该去年就送你的。只是制作耽误了时间,整整做了两年多……Breguet那位可敬的老先生发誓决不再接我的单。我并不是故意刁难他。你总调侃我是虎,只是脸大了些。未来渺茫的日子我不能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我对你的心。我希望这块表上的虎能伴着你度过每一分每一秒,它是一只可爱的大脸老虎,我祈祷你能喜欢。


La montre et la lettre auraient dû t'être données l'année dernière, cependant, on a subi de nombreux retards dans la fabrication, il a fallu deux années entières ...... Le monsieur honorable de Breguet a juré de ne jamais accepter mes commandes. Je n'ai rendu pas délibérément les choses difficiles pour lui. Tu me taquines toujours en disant que je suis un tigre, sauf que mon visage un peu plus grand. Je ne peux être sûr de rien au milieu des incertitudes de l'avenir, la seule certitude est que mon cœur est pourtant pour toi. J'espère ce tigre sur la montre peut t'accompagne à chaque instant qui vient, il est un tigre avec une grande et belle visage, je prie que cela te plaira.


写到这里,我发现这已经不是一封生日贺信,倒是一封情书了。按照惯例,我应该加一些美丽的诗句。我翻遍莎士比亚,找不到一句能形容我心情的话。千言万语,我能表达的其实只有一句:


Jusqu'ici, je trouve que ce n'est plus une lettre d'anniversaire, mais bien une lettre d'amour. Par convention, je dois ajouter quelques beaux vers. Mais j'ai  feuilleté les œuvres de Shakespeare sans trouver aucune parole pour décrire mes sentiments. Des milliers de mots sont conclus par une seule phrase:


我爱你。


Je t'aime.


亲爱的。


Mon chéri.


在无数时间,无数宇宙中,我们之间拥有属于爱情的每一场邂逅与重逢。


De nombreuses temps et espaces, d'innombrables univers alternatifs, nous avons entre nous tous les rencontres et reunions, au nom de l'amour.


你忠诚的,楼


Ton fidélité, Leu


清和润夏:



17   小赵医生曰:最好的日子还没来临,别灰心,最坏的也没来。反正普希金没到四十就决斗死了。


 


秘书小姐领旨奔赴法国。她和那个收藏家周旋几天,连谈判带忽悠,拿出谭宗明看家的本事,才把这一场小型商谈搞定,并没有让对方的狮子口张多大。


前后小半个月,谭宗明等来了秘书小姐胜利的消息。他没多高兴,这半个月里那只狐狸也没搭理他。


安迪对别人的感情生活一点兴趣没有,也肯定不当知心姐姐,谭陛下一肚子心思没地方倾诉。这位UFO最近风生水起,各项事务越做越顺手,心情好,所以谭陛下天天瘫在办公室里冒充霜打的茄子她没有去多干涉。


 


“那个赵启平去开车了没有。没有?好吧。好吧,我知道了。都保养得怎么样了?很好。保证每辆都能开,都安全。”


谭宗明挂了手机。


该死的狐狸!我就该吃了你!吃了就跑不了了!


 


狐狸最近没时间矫情,他确实很忙很累。骨科跳槽了个主任医师,手上的病人转到其他医生那里,赵副主任的压力持续增大。他在紧张准备一个别的医院处理不了转来的髋关节手术。例会上院座特别过问,赵副主任很淡定:“髋臼骨折移位,股骨头骨折。主要并发症可能为股骨头缺血坏死和创伤性骨关节炎。简单来说,做不好这个病人会瘫。”


院座点头:“那么困难在于哪里?”


赵副主任严肃:“目前这个病人在胸外,等他胸外伤稳定才能进行髋关节手术。这是一个大手术,难点在于复位骨折的过程中会破坏股骨头血运,增大股骨头坏死风险。”


“你把这些整理成一个比较成熟的报告,等大会诊的时候提出来。”


胸外的林主任道:“他刚转来,胸外伤不稳定。关于病人胸外伤的治疗方案,大会诊的时候我也会提交。”


例会还没散,凌院长接了个电话,马上站起:“同仁们,附近工地出现大事故,救护中心的车已经往咱们这儿开了。备战吧。”


 


的确是重大事故,重伤好几个。具体怎么回事附院的医生们不大清楚,他们只管救人。救护车是警车开道来的,那工地到附院的路有一段到处是乱停的车,没有交警救护车根本开不过来。


有个伤员一身血地哀嚎:“救命啊!救命啊!”


赵启平跟着推车跑:“我是医生,你放心我会救你。”他轻声道:“没事儿。”


 


赵副主任穿着沉重的铅衣连续奋战二十多个小时。事故太大,各科联合抢救,医生们习惯了。骨科医生都有点职业病,赵启平的师父胳膊上都是斑。骨科手术需要透视,医生要暴露在射线下。铅衣也只能挡住胸腹。当年师父撩起袖子给赵启平看:想好当医生了没。


赵启平道:想好了。


如果手术时间过长,师父胳膊上的斑就会非常亮。


赵启平洗澡的时候观察自己的胳膊,还没有斑,但未来某天会有。


他想好当医生了。


 


赵副主任下了手术,脱了铅衣,整个人都透了。他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备用衣物。伤员没有脱离危险,他脑子放空,两眼发直,晃荡到著名玻璃长廊,看到几个偷着吸烟的病人。他回到办公室脱了医师袍,从抽屉里翻了半天翻出香烟,拿着去了长廊,跟那几个烟友借了火。他用牙齿咬着烟,两手揣兜,直愣愣看走廊外面。


夏天热得催命,蝉鸣声嘶力竭,植物绿得刚硬顽强。


 


事故受伤的都是民工,承包商还没见到人,为了医药费有的扯皮。全靠凌院长了。


赵启平微微眯眼。


都不容易。


他抽了一支烟,强打精神去伤员们的病房。出了病房他感觉脚下一软,扶着墙停了两秒钟,接着走。


 


秘书小姐带着那只表返回国内。整个表的包装都很完整,盒子是Breguet最传统的那种,严肃典雅。谭宗明打开盒子,里面的表让他惊叹了一声。


这才是……真正的Breguet定制啊。


那只虎像是小的苏绣,眼睛仿佛是活的。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色彩,所以老虎的眼神狡诈,凶残,可爱,甚至……深情。


老虎为什么会深情。


谭宗明拿着这只机械表看傻了。这是艺术,真正的艺术,不单单是看时间的工具。收藏家保养得好,走字依旧精准。这只表一本正经地记录下经历的时间,它平静地走过了几十年。


谭宗明在表枕下面发现一封信。发黄的纸张,写的是法文。笔迹优美,还带点汉字硬笔书法的冷峻。谭宗明看不懂法文,对风尘仆仆的秘书小姐道:“辛苦你了。晟煊记你一功。但是我看不懂法文,你帮我翻译一下吧。”


秘书小姐显然已经看了那封信,表情有点深奥:“陛下,我觉得……你的确该看一看。”


 


 


                                                                                  枫丹白露, 1939,5,1


亲爱的诚,


原谅我用法文写这封信。中文毕竟是我们的母语,可是很多情绪如果用中文表达,竟然有些许拘束。现在到了凌晨,已经是今天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仿佛嗅到你煮的面条的气味。这种香气总能抚平我的心绪,让我安静下来,承认岁月又溜走了一年——真快!居然这么多年了。


我记得那天我抱你回家。对不起,这并非要特意旧事重提,勾起你不愉快的记忆。但那天对我们两个来说,确实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我们相遇,或者说重逢,因为我坚持那一次并不是巧合,那是我们久远承诺的兑现。我不怕向你承认,当时我只是同情你,想帮你。你太小,而我恰好有能力拉你一把。我希望你成为出色的人物,你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现在的你是如此耀眼,你站立的地方,就是备受瞩目的舞台中央,星辰也不过是跟随你的追光罢了。


这感情是什么时候变的呢?我深恨自己只研究了经济,满脑袋数据。这时候竟然一句浪漫一点的诗句都想不出来。我很好奇我在你眼中是个什么样的,假如我为你写商籁体,估计会吓着你。爱情这回事,理所应当为不知何处起,永无终止时。可以分析数据的,是账本;可以分析原因的,是市场;可以分析措施的,是销售。统统不是爱情。


你要命地吸引我。你的外表,声音,眼神,动作,全都是吸引我的要素。然而我们彼此足够了解,我更爱你纯净的灵魂。


今天凌晨一定是我最感性的时刻。回头阅读写下的文字,也有点赧然。如果是中文,我一句也不敢这样写出来。我想说的是,亲爱的你一直难过于不清楚自己真正的生日,所以我想把今天也定为你的生日。这样我们即是同生。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共死。这是我构想的幸福。


这块表和这封信本该去年就送你的。只是制作耽误了时间,整整做了两年多……Breguet那位可敬的老先生发誓决不再接我的单。我并不是故意刁难他。你总调侃我是虎,只是脸大了些。未来渺茫的日子我不能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我对你的心。我希望这块表上的虎能伴着你度过每一分每一秒,它是一只可爱的大脸老虎,我祈祷你能喜欢。


写到这里,我发现这不再是一封生日贺信,倒是一封情书了。按照惯例,我应该加一些美丽的诗句。我翻遍莎士比亚,找不到一句能形容我心情的话。千言万语,我能表达的其实只有一句:


我爱你。


亲爱的。


在无数时间,无数宇宙中,我们之间拥有属于爱情的每一场邂逅与重逢。


                                                                                     你忠诚的, 楼


 


 


谭宗明跑到附院的时候,正看见累倒在值班室沙发上的赵医生。他依旧穿着肃整,衬衣领带医师袍,胸前别着钢笔手电。他太累了,安静地侧躺着,轻轻地呼吸,长长的睫毛覆着,像两片美丽的阴影。


谭宗明低声叹了口气。




当年的临的聊斋,而今尽是陈迹…